首页 > 联盟资讯 >新闻内容

房屋租赁业如何找到靠谱平台,快速获得精准客户?

来源:租客网 2020年04月12日 16:14

受国家政策红利影响,近几年什么行业发展最为迅速的行业之一要数公寓租了。那么长租公寓的市场大吗?大!前景好吗?好!虽然长租公寓这块饼又大又香,但吃起来真的容易吗?

各种政策红利加持,引的不少企业大佬纷纷下场分一块蛋糕,分蛋糕的人多了,行业的竞争也就不可避免的激烈了起来。眼看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广大公寓品牌们从、装修、出租、租后,每一个环节都有着操不完的心。

2020年的一场疫情确让公寓运营商们面临着生死考验,武汉封城近两个多月,许多房子面临着退租、免租租不出去的局面,其他地区也因受到疫情的影响,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房子也是很难租出去,许多房源只能空置,空一天亏一天。

纵使通过一些租房平台、租房软件、新媒体等渠道有一定的租客,但平台收费高,增加运营成本,头部企业投入多,抢占流量,让中小公寓运营越来越困难。

公寓运营方如何实现开源,是摆在公寓运营机构面前亟待解决的问题。随时酒香不怕巷子深,但这是古董思维,公寓运营者如何开源,如何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公寓租房行业脱颖而出。节流再多,如不开源仍然是没有出路。租客网认为,无论是哪种类型的公寓,产品虽然是最核心的竞争力,但让更多的人来租房,除了公寓的配套和服务,便捷的交通和位置得先让客户看得见,更重要的是要让租客知道你,总不能让租客走遍大街小巷来找你。互联网时代宣传,是一个无空间和时间限制的体系,把自己的公寓借助互联网平台宣传出去,找一个靠谱的租赁平台,把自己宣传出去才是出路。而租客网不对公寓方收费,与公寓方风险共担,并利用自己的互联网宣传渠道帮公寓运营方免费进行宣传,或许租客网的平台是这些公寓运营方的不二选择,大家有兴趣可以使用下这家平台,域名是zuke.com

 


相关推荐

公寓租房,产品是核心竞争力

要说近几年什么行业发展的最为迅速,公寓租赁行业可以说一马当先。长租公寓的市场大吗?大!前景好吗?好!虽然全国各大市场长租公寓这块饼又大又香,但是真吃起来还真不太容易。从默默无闻到新晋黑马,2017年公寓租房无疑是“风口上的猪”,一时间风头无限。各种政策红利加持,引得不少企业大佬纷纷下场分一块蛋糕,分蛋糕的人多了,行业的竞争也就不可避免的激烈了起来。眼看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广大公寓品牌们从房源、装修、出租、租后,每一个环节都有着操不完的心。2020年,对长租公寓来说是动荡不安的。2020年的一场疫情让公寓运营商们面临着生死考验,武汉封城近两个多月,许多房子面临着退租、免租、租不出去的局面,其他地区也因受到疫情的影响,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房子也是很难租出去,许多房源只能空置,空一天亏一天。“因为疫情,今年的淡季来的很早,做了五年的长租公寓,今年感到越来越迷茫了。”王凌经营着一个公寓长租品牌,从2013年进入到这个行业,对他而言,七年来今年是最难过的一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这是许多公寓运营商的真实感受。王凌的公寓规模在500套左右,每套的房租在3500左右,今年的他已经不敢再进行扩张了,除非能看见新的“希望”。“现在的拿房成本越来越高了”王凌说到。我们算了一笔账,在一线城市两室房子拿房成本将近2000元,加上装修、人工、管理等成本,装修出来的公寓最高只能租到4000元,达不到中间的差价,根本没得赚。好不容易将房子装修好,以为终于可以开张运营出租了,然而并没有,疫情结束后长租公寓行业受到不小的打击,怎么租出去成了所有公寓品牌运营商的一个难题。纵使通过一些租房平台、租房软件、新媒体等渠道有一定的租客,但依然有很多的中小公寓运营方房子依旧在闲置,人少房多,就造成了很多品牌公寓闲置的局面,闲置就代表着没有收益,没有资金回流,长时间的闲置对企业来说是致命的打击。其实,对公寓运营商来说,资产的负债率是很高的,比如,去年上市的某公寓的资产负债率就高达99.8%。针对房子的空置率高的问题,租客网建议一些运营比较吃力的公寓商们可以将闲置房源挂在平台上,借助平台的力量来尽可能的减少自己的损失。现在长租市场已经步入了90后主导的时代,年轻人追求个性,喜欢享受生活,租金可以贵一点,但洗衣房、厨房、各种家电、物业服务等配套设施不能缺,你说你设施不完善,那对不起,我不租!你说说,没有这些配套设施,你怎么长租?对中小公寓运营商来说当下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减少自身的负担。对公寓方来说,租客的质量也是让人很头疼的一件事。你说装修也装好了,设施配套也齐了,租也租出去了,但是烦心事好像并没有完。租客停水了你得去交涉吧?断电了你得去维修吧?租客钥匙锁屋里了,你得去给解决吧?大事没有,24小时小事不断,为了各自各种小事忙的团团转,不仅增加了额外的人工费用,还降低了顾客对品牌的满意度,怎是一个“愁”字了得!近两年的长租公寓行业本就不好做,一场疫情更是让长租公寓行业雪上加霜,不知道今年长租公寓的运营商会不会失眠呢?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公寓租房行业,租客网认为,无论是哪种类型的公寓,产品才是最核心的竞争力,想让更多的人来租房,公寓的配套和服务,便捷的交通和位置得先让客户看得见,面对困境,找对解决的办法,才能在这次疫情挑战中存活下来。

2020年08月11日 11:18

艾迪药业二次上会成功,赛科希德、高测股份通过审核

6月2日,资本邦获悉,上交所科创板上市委2020年第31次、32次审议会议结果显示:江苏艾迪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艾迪药业)、北京赛科希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赛科希德)、青岛高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高测股份)通过审核。(图片来源:上交所网站)截至2020年6月2日,总计有319家企业向上交所提交了科创板上市申请,其中“已询问”86家、“已受理”48家、“通过”6家、“提交注册”25家,“注册结果”123家,暂缓审议0家,另有1家显示为“中止”状态,还有30家“终止”审核。值得注意的是,此次上会的艾迪药业曾于2020年4月28日接受科创板上市委审核,后被暂缓审议,成为彼时四家上会企业中唯一被暂缓审议的企业。艾迪药业:暂缓审议后二度上会,说明招股说明书的修改情况艾迪药业成立于2009年,系一家以人源蛋白产品生产、销售为主的生物制品企业,同时开展部分仿制药业务及经销雅培公司HIV诊断试剂和设备业务,并正在布局开展抗艾滋病、抗炎以及抗肿瘤领域创新药物研发。公司目前收入形成了人源蛋白、仿制药品和HIV诊断设备及试剂三大板块格局;公司目前主要围绕人源蛋白产品领域以及创新药物研发领域展开。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傅和亮通过广州维美拥有艾迪药业表决权比例为26.25%;JindiWu为傅和亮之妻,通过香港维美以及AEGELTECH合计拥有艾迪药业表决权比例为26.08%。综上,傅和亮、JindiWu夫妇合计拥有艾迪药业表决权比例为52.33%。艾迪药业股东傅和祥为傅和亮之弟,直接持有公司3.66%股份,巫东昇为JindiWu之弟,直接持有公司0.75%股权。傅和亮与JindiWu签署《一致行动协议》,傅和祥、巫东昇与傅和亮签署《一致行动协议》,通过上述一致行动协议,傅和亮、JindiWu夫妇及其一致行动人合并拥有艾迪药业表决权比例合计为56.74%。故艾迪药业控股股东为广州维美,实际控制人为傅和亮、JindiWu夫妇,傅和祥、巫东昇为实际控制人之一致行动人。公司股权结构如下:(图片来源:艾迪药业最新上会稿)最新上会稿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公司实现营收分别为13,626.44万元、27,690.56万元、34,522.52万元;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3,798.65万元、861.79万元、3,364.89万元。(图片来源:艾迪药业最新上会稿)公司本次申请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上市,拟采用第二套上市标准,即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5亿元,最近一年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2亿元,且最近三年累计研发投入占最近三年累计营业收入的比例不低于15%。艾迪药业的科创板上市申请于2019年10月10日受理,2019年11月1日获问询,2020年4月28日第一次上会被暂缓审议,2020年5月21日再进入问询阶段。(图片来源:上交所网站)上一次暂缓审议或与艾迪药业的主营业务定位有关。公司此前的申请文件说明,根据相关法律对药品定义,从尿中提取供制药企业作为起始原料用于生产原料药和制剂的尿激酶粗品和乌司他丁粗品不属于药品,不作为药品管理,艾迪药业供应的人源蛋白业务不构成原料药生产,无需履行药品主管部门的审批、登记等程序。科创板上市委要求其说明:(1)上述各业务的本质联系,招股书上会稿披露的各业务内容总体占比与公司目前业务结构及各业务收入、成本占比是否匹配,相关业务披露重点是否和主要经营数据、财务数据相匹配,招股书目前的业务相关披露架构是否便于投资者判断;(2)根据重要性原则,申请文件将公司主营业务界定为“医药制造业”的依据,招股书披露“公司是一家以创新性化学药物以及人源蛋白系列产品的研究、开发为核心,品种覆盖抗病毒、抗炎、抗肿瘤等多个领域,集医药研发、生产、营销于一体的高新技术企业。”是否准确,招股书说明书信息披露是否存在误导。此次上会,科创板上市委对艾迪药业没有出具审核意见,只要求公司说明前次上市委审议会议后招股说明书的修改情况。赛科希德:业务发展是靠营销驱动还是技术驱动?赛科希德自成立以来一直致力于血栓与止血体外诊断领域的检测仪器、试剂及耗材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为医疗机构提供凝血、血液流变、血沉压积、血小板聚集等自动化检测仪器及配套的试剂和耗材,是血栓与止血体外诊断领域领先的国内生产商。公司产品覆盖血栓与止血体外诊断领域的主要检测项目,报告期末已经进入到国内8,000多家终端医疗机构,包括800多家三级医院,能够满足终端医疗机构的主要检测需求。赛科希德实控人为吴仕明。本次发行前公司实际控制人吴仕明直接持有公司46.21%股份,间接控制公司3.70%股份,合计控制公司49.92%股份,本次发行后其所控制的公司股权比例将下降为37.44%,但仍为公司实际控制人。截至招股书签署之日,公司股权结构如下图所示:(图片来源:赛科希德上会稿)公司选择的具体上市标准为《上市规则》2.1.2之“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两年净利润为正且累计净利润不低于人民币5,000万元,或者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一年利润为正且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1亿元”。上会稿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赛科希德实现营收分别为15,670.19万元、20,009.07万元、22,956.82万元;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2,934.71万元、5,671.28万元、7,104.01万元。(图片来源:赛科希德上会稿)赛科希德的科创板上市申请于2019年12月27日受理,2020年1月20日获问询。(图片来源:上交所网站)科创板上市委要求赛科希德:(1)结合公司所处的行业地位、销售费用、研发投入、技术队伍、产品研发过程,说明其业务发展是靠营销驱动还是技术驱动;(2)结合公司的研发活动,说明本次募投项目与现有公司生产经营的协同关系、市场空间,以及项目产出对公司技术水平和核心竞争力的预期提升情况。高测股份:如何保持公司持续稳健经营?高测股份主要从事高硬脆材料切割设备和切割耗材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报告期内,公司产品主要应用于光伏行业硅片制造环节。基于公司自主研发的核心技术,公司正在持续推进金刚线切割技术在光伏硅材料、半导体硅材料、蓝宝石材料、磁性材料等更多高硬脆材料加工领域的研发和产业化应用,助力客户降低生产成本、提高生产效率、提升产品质量。报告期内,公司研发、生产和销售的主要光伏切割设备为:单/多晶截断机、单/多晶开方机、磨倒一体机、金刚线切片机等;主要切割耗材为:金刚线。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张顼直接持有公司34.1762%股份,无间接持有公司股份的情形,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公司股权结构如下图所示:(图片来源:高测股份上会稿)公司适用《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上市规则》第2.1.2条第(一)项之上市标准:“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一年净利润为正且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1亿元”。上会稿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公司实现营收分别为42,530.61万元、60,669.76万元、71,424.06万元;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4,175.51万元、5,353.31万元、3,202.11万元。(图片来源:高测股份上会稿)高测股份的科创板IPO申请于2019年12月27日受理,2020年1月21日获问询。(图片来源:上交所网站)科创板上市委要求高测股份:(1)结合自身经营模式、负债情况、主要客户的付款周期和付款能力,与同行业公司对标分析,具体说明其生产经营绩效情况,以及保持公司持续稳健经营的具体措施;(2)结合行业政策及相关技术发展,说明公司技术的先进性,以及今后为保持技术领先地位拟实施的发展战略和具体举措。

2020年06月04日 11:50

深漂: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租房方式

深圳外来人口几百万,租房,成了不可避免的事情。经常有人抱怨说,房租差点就占了工资的一半,住的还是普通的城中村单间,采光不好,条件简陋。或者为了省房租,他们搬到地铁线路的末端,比如固戍、后瑞、福永、桥头…每天通勤时间2小时以上。于是很多人心里都有了一个想法:等我月薪过万了、等我有钱了,一定要住离公司更近的、更好的房子。但那些月薪过万的深圳人,真的住得离公司更近、环境更好吗?01.房租4000,但来深5年,存款为0小G是典型的“精致穷”女孩,一直以来,她对居住环境都有自己的要求。哪怕是曾经城中村的小单间,她也会精心把屋子布置得更加美观舒适。随着工资的增长,她从西乡850元的小单间,到白石洲2000多的一房一厅,再到现在住到了南山4000元的一房一厅公寓中。房子的采光得好,她会给窗户装上文艺清新的窗帘,购置北欧风吧台,周末的时候邀请朋友,在窗边看看风景,喝点小酒,聊聊天。虽然平时没多少时间做饭,却也会购买整套的餐具,因为拍起照来特别好看。平时,她还经常和朋友约饭、到各地去玩,朋友圈的生活精彩多姿,看得让人甚是羡慕。不过追求高品质的生活,也有一点坏处:她来深5年,存款为0。本来“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这样的情况也还是能接受。直到公司因为疫情连续减薪了两个月,经济压力一下子大起来,她才觉得需要“节约”一点了。不过即使工资变少,她也不想“居住环境降级”,她宁愿搬到更远一点的地方去,比如福永。两三千一房一厅,比现在便宜不少。02.房租750,因为月薪过万还是不够虽然深圳平均工资两年前就已经过万,但依然有很多人表示自己是“被平均”了,从我们的留言来看,一个月拿四到六千的,大有人在。于是很多人会觉得,月薪过万,在深圳已经很不错了。但对小伟来说,月薪过万,还是远远不够。因此,他选择住在龙华的城中村里,小小的一房一厅,房租才750。搬进来时是空房,家具都是自己买的。那边的房租不算高,但他有的朋友工资和他差不多,却选择住更好的,要1600多。以小伟的条件,其实也能承担起这样的房子,但是他觉得钱还是不够,“因为已经不是那个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年纪了。”他这样说。92年出生的他,父母慢慢老去,不再工作,没什么收入,小病小痛开始多了起来;他有女朋友,虽然没结婚,但也要考虑一下未来的生活了…房租虽不多,但其他消费也不可避免,请朋友吃饭喝酒、和女朋友约会、买衣服等,一点一点的就花没了。所以他觉得,在深圳月薪过万,还是远远不够。他表示,如果钱再多点,他也想住得更好。来深圳三四年了,他也一直在寻找更好的工作机会,每次通过跳槽,他的工资都会有所上涨,而他的目标,是希望以后的收入能够更高,存多点钱,不然在深圳,也就没意义了。03.月薪过万,其实也住不了多好其实月薪过万,大多数人住得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那么贵。如果想通勤时间短一点,只能花多点钱住得离公司近点,但花三四千,住的地方也并没有特别好。所以很多人宁愿选择远一点的地方,用更少的钱,住更好的房子。只是,要牺牲一下通勤时间。住在五和的X先生和太太,住着不到3000的复式单间,每天上下班都要花一个小时。房子稍微有点小,但布置得十分温馨文艺。住在上塘的小白,一个人租了1600的一房一厅,养了两只猫,还有大飘窗,可以看到美丽的夕阳。但是他上班得走一公里多才能到地铁站,而且坐4号线,还要在会展中心换乘到车公庙,你懂得…以前小编觉得,月薪过万,就可以选择离公司近一点的地方住,每天可以睡多一会、早点回家,但现在发现当初还是太单纯了。看了那么多月薪过万的深圳人住的房子,其实可以看到,大部分人和我们月薪几千住的环境也并没有差多少,也是1号线、4号线、5号线...的末端。在西乡、龙华等一些离地铁站一公里多的城中村,甚至有七八百的房子。在深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依然有人月薪一万多,选择住三四千的公寓,过着精致小资的生活,每天过得很快活。也有人月薪过万,房租却只花1000-2000,把房子当成睡觉的地方。比起住的好,他们更愿意存多点钱。房子是租来的,生活是自己的,能让自己开心才是最重要的。住的开心,这钱就花得值;住的没有那么好,但存到钱了,也是开心的。而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哪怕是1000多的单间,只要用心去布置,也可以变成自己理想中的住所的样子,不是吗?

2020年04月27日 09:48